他收藏了十几把紫砂名家壶 曾经因买壶被拘留过

时间:2021-09-14

  台海网7月16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张顺和 文/图)顾景舟、施小马、李昌鸿、何道洪、王石耕……这些名字,对于紫砂壶爱好者都不会陌生,而出自这些名家、身价数十万上百万的壶,谢先生收藏了十几把。

  上世纪80年代,作为紫砂壶与台湾买家的中间商,谢先生曾经是紫砂壶之乡宜兴的常客,不仅经手过众多名家壶,也见证了紫砂壶在大陆兴起的过程。

  方形提梁、简洁大气,昨日,市民谢先生特意向导报记者展示了一把出自宜兴名家施小马的紫砂壶。

  跟紫砂壶一起,还配有一张 “出生证明”。上面标注作品名称“方元提梁”,制作日期为1998年11月,同时附有作者本人的签名、印章,还贴了一张施小马的个人照。

  导报记者了解到,施小马是宜兴紫砂名家、高级工艺美术师,方器是他的强项。如今一把壶的身价已是数十万元。

  据谢先生介绍,这把壶是当时他亲自到大师家中求购而来。当时,像施小马这样的紫砂壶名家,已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直接接触到。

  “我和他早年就有交情,所以还是可以要到。”据谢先生描述,这把壶不过是他众多紫砂壶收藏中之一。在他家中,还保存了十几位制壶大师的作品,其中不乏李昌鸿、何道洪、王石耕、蒋蓉等当代紫砂名家,还有一把目前在市场上千万级身价的顾景舟的老壶。

  原来,谢先生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接触紫砂壶,交易了大量宜兴紫砂名家的作品,90年代后渐渐退出,但自己经手过的每个名家的壶都留下了一把。

  那时,紫砂壶在大陆人心目中还没什么收藏的概念,但在台湾已是众人追求的好东西,在机缘巧合下,谢先生的人生就无意中与紫砂壶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于是,谢先生成了紫砂壶之乡宜兴的常客,通常一个月就要去两三趟。那时,工厂的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不少交易其实是在私下偷偷进行的。谢先生一般就在镇上的宾馆住下,坐等卖壶的当地人上门。一些有名气的制壶工艺师,他就直接找到他们定制。

  有一次,他半夜前往某工艺师家中,途中遇上联防队。当时身上刚好带有买壶的10万元现金和一些戒指,于是被拘留了。还好,他在当地已经有了相当的人脉,最后还是平安地出来了。

  “那时工艺师的生活都比较艰苦,买壶也比较容易。”谢先生告诉导报记者,当时即使名家也不像现在会控制制壶量,他一般一次会有选择地收到20把左右的紫砂壶。

  “普通壶也就几百元,稍微有名气的工艺师,大概一两千元。”谢先生还记得,那时不少紫砂壶工艺师,更青睐戒指、电视机、录音机等市场紧俏货。身处厦门的他便常带上这些东西去换取紫砂壶。

  不过,他那时一般采用“快进快出”的交易方式。他把紫砂壶从宜兴带回厦门后,马上就转手给了台湾人,普通壶一把赚个一两百元,名家壶的利润更高些,一把可以赚个五六百元。

  如今,紫砂壶已是收藏界的宠儿,当年谢先生交易的壶,现在已是几十上百倍的差距。

  据谢先生回忆,像李昌鸿、王石耕这样的制壶名家的壶,当时也就千元上下,最多不会超过3000元。如今,这些壶早已是10万元级以上的身价。而顾景舟的壶,当时的身价还不如在世的那些名家,如今在拍卖场上,成交价过千万元已经是常见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