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ginia人文地理掠影

时间:2021-09-14

  ,但我只关注国际政治政策,不太懂军事战略也不关心军事战术。做出这种区分,除了自我保护,也是为了更有效地批判各政府的外交政策。我在ㄋㄛㄦㄈㄛㄦㄎ,没有看到一艘航母(这里是四个航母群的母港),而只是大致对其人文地理有印象,例如饭店招待员腰上的手枪,和被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选为“现代世界七大工程奇迹之一”、长达Chesapeake Bay BridgeTunnel/

  这一次Virginia/ㄨㄜㄦㄐㄧㄋㄧㄚ人文地理之旅,我没有参观ㄋㄛㄦㄈㄛㄦㄎ军港(两年前参观过San Diego/ㄙㄢㄉㄧㄝㄍㄛ的军港),而直接参观作为军工复合体、最大的shipyard/造船与修船设施(在邻接的Portsmouth/ㄆㄛㄔㄇㄟㄙ[4]市,插图)。只有这里才能把整个航母浮出水面维修,和平时期虽然显得闲散但还保有战时开动的能力。旧金山湾区的Richmond/ㄌㄧㄑㄇㄛㄣㄉ市是二战期间的shipyard,厂房已经荒废,不知道近期会不会重新启动。我对军工产业的政策性思考最早开始于大学时的工程(核)物理专业,2009年关注过Boeing/ㄅㄛㄧㄥ的人权政策[5]。硅谷虽然是美国乃至全球的科技产业集聚地,但自由主义、反战思潮浓厚,除了近年来国际网络攻击加剧,“你不关心战争,战争会关心你”的事态好像还很遥远。

  正统的美国史把五月花号船民1620年到达New Plymouth/新ㄆㄌㄧㄇㄡㄙ定居作为清教徒寻求宗教自由创建北美殖民地的起始,但Bartholomew Gosnold早于1602年、1606-7年就从英国组织殖民者们到Jamestown/ㄐㄟㄇㄗ镇定居。[6]由于游客稀少,我从定居点和仿制船上的讲解员们受到身临其境的历史感。往往,那些实际创造历史的人们没有、也不需要肩负什么使命。或者说,记录和书写历史不亚于创造历史。

  Williamsburg/ㄨㄧㄌㄧㄚㄇㄗㄅㄜㄍ1699-1780期间作为ㄨㄜㄦㄐㄧㄋㄧㄚ的首府成为美国独立革命的重要中心之一,这里的William & Mary/ㄨㄧㄌㄧㄚㄇ与ㄇㄚㄌㄧ学院教育出第三任总统Thomas Jefferson/ㄐㄜㄈㄜㄦㄙㄛㄣ、第五任总统James Monroe/ㄇㄛㄣㄌㄛ(校园里有他的塑像)和第十任总统John Tyler/ㄊㄞㄌㄜㄦ和其他杰出人物(插图是美国最老的学校建筑)。学院的存在保持了旧城的风土和青春。

  1781年,Washington/ㄨㄚㄒㄧㄥㄊㄛㄣ指挥的5500陆军士兵与法国的7千海军水手们围攻Yorktown/ㄧㄛㄦㄎ镇的英军(数字是纪念碑所说,与别的记载有出入),取得独立战争的最后胜利。独立军没有海军,由此可见法国对美国独立革命的贡献之重要。纪念碑上还说:英国承认殖民地各州的独立,确立了和平的基础。这个说法还需要进一步的胜利来巩固。导致统治权力易主的战斗有很多,也有更血腥的,但在这里发生的军事较量带来的不可逆转的政治结果,具有文明的提升意义。

  Richmond/ㄌㄧㄑㄇㄛㄣㄉ市有20万人口,宽阔平缓的James/ㄐㄟㄇㄗ河上保留了步行者小桥,从上可以回望市中心显著的银行建筑。河边的内战博物馆一楼主厅展示符合主流观念,二楼小厅展室入口是联邦钞票小史,后面介绍内战期间南方的(和平)愿望和误算,除了希望保持(作为经济效益必须的)奴隶制,与联邦政府(北方)并没有争端。但Lincoln/ㄌㄧㄣㄎㄣ符合历史的意愿:美国必须保持统一,为此必须彻底废除奴隶制、不能妥协。

  我赶到市内的南方标志人物Robert Lee/ㄌㄧ-将军的骑士雕塑,果然被抗议者们发泄涂喷,幸运地被铁网围护起来。我又开车去郊外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园,发现入口处被改为别人的名字,但公园里的地图等还没有来得及更换名字。我估计,ㄌㄧ-将军可能会长久地享受这样的地位了:既不会被推翻移除,也不会被恢复崇高的原状。

  内战期间最长、最后的战斗是对ㄌㄧㄑㄇㄛㄣㄉ以南的交通枢纽城镇Petersburg/ㄆㄧㄊㄜㄦㄙㄅㄜㄍ的围攻(1864年6月18日-1865年4月2日)。ㄆㄧㄊㄜㄦㄙㄅㄜㄍ是内战时ㄨㄜㄦㄐㄧㄋㄧㄚ内除ㄌㄧㄑㄇㄛㄣㄉ外最大的城市,当时的很多教堂和法庭建筑群仍然存在,而且几乎都还在使用[7],插图是ㄌㄧ-将军和他的部下在被围攻期间礼拜的教堂。围攻的阵地和战场遗址沿着53公里长的线路被保留为国立公园,非常适宜游览和学习。实际上,关于内战的历史,只有对战争的描述非常细致详尽,从中可以比较中立和客观地了解南方的人物和实况。

  在飞回旧金山湾区的飞机场,我特意买了一份一年多上手的印刷版Wall/ㄨㄛㄦ街日报[8]。其中一个报道关于破产了的玩具公司Toys R Us高管们在破产前分走高薪被债权人告上法庭,也提及破产了的公司JCPenney的高层高薪问题,并问道:人们对此习以为常了吗?我今年付诸表决的几个改革高层报酬政策的股东提案都引用JCPenney的CEO是中间收入员工年收的1294倍的事实,美国公司高层作为/oligarchy(“寡头”这个汉译不准确,应译为“财阀”),他们的报酬的气球式上升已经动摇了美国金融与经济制度的稳定,也成为国内社会矛盾和国际政治冲突的根源之一。例如,一个在Denver的无名小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的CEO年收竟然高达$1,098,513,297[9]!如果与Biden/ㄅㄞㄉㄣ总统推动的每小时15美元最低工资(即年收3万美元)相比,比率高达36,617倍。那么,贫富差距多少适当呢?[Aristotelēs]/ㄚㄌㄧㄙㄊㄛㄊㄝㄌㄝ-ㄙ/Aristotle建议(古希腊财富的度量标准)土地的占有量差距不超过5倍[10],当前日欧企业高管与员工收入的10倍左右的差距,值得参照。

  在ㄌㄧㄑㄇㄛㄣㄉ我也访问郊外一家同级同学担任研发主管的换热器制造工厂,已经很久没有进入车间了[11],可喜的是疫情减轻后订单剧增。ㄌㄧㄑㄇㄛㄣㄉ的贫困率和犯罪率在全美都很高,但是,制造业能够为缺乏白领技能的美国(主要是白人、黑人群体)提供多少有吸引力的蓝领职位呢?在ㄨㄧㄌㄧㄚㄇㄗㄅㄜㄍ高速公路遇到三处入口都被警察遮拦,原来是ㄅㄞㄉㄣ来推广他的经济刺激方案。在初选中依靠黑人选民转败为胜的ㄅㄞㄉㄣ的经济政策,偏向收入分配之后的税率调整(会遭遇强烈抵抗,因为人们普遍不愿交出已经入手的收入)和直接发放金钱福利(会助长懒惰和欺骗),而不是对经济活动过程中的报酬制度(例如董事会的结构性改造)和经济制度(如缩减工作时间)特别是控制产业生存的金融制度进行改革,特别是无法帮助勤劳工作的中产阶级,只能达到治标不治本的短时短视党派政治效果。

  美国目前面临的外交压力与内政危机,没有一个简便的方案。疫情的减轻和解除是ㄅㄞㄉㄣ政府值得赞许的一个初步成就(否则就没有我这次一年多以来第一次国内旅行),而达成社会各阶级/阶层/种族的和解(压制财阀集团的贪婪、保持中产阶级的权益、提升下层民众的工作待遇和意愿等),需要新的社会契约,属于文明层次的挑战。

  [5]那一年它的43%订单来自国防部。见赵京:“推动Boeing/波音公司人权政策的尝试”,2010年4月6日。

  [8]疫情期间虽然零星地从手机上阅读ㄨㄛㄦ街日报的报道,但不如阅读印刷版可以从容思考。

  [11]我十几年前因为贸易输出业务参观过Ohio/ㄛㄏㄞㄛ与Indiana/ㄧㄣㄉㄧㄢㄋㄚ州的工厂,对于道路和厂房的破旧印象深刻。